贾宝玉的幸福生活(现代版)作者: 古镛宝钗(一)宝玉挟着两本武侠书, 从图书馆大楼出来时值盛暑,太阳热辣辣的, 阳光直射过来不禁感觉着刺眼,用手挡住。 在这一动作的瞬间,宝玉忽然想起上午贾雨村的惊人提问, 不由独自一人笑出声来。 上午,宝玉在宿舍自己的床沿,提起一只脏兮兮的皮鞋细看, 想是不能再穿了晚间的舞会穿什么去呢正发呆间, 忽听得上铺贾雨村叫唤声 便问: “什么事”贾雨村正看一本书, 停下道: “我想问你个问题。” 宝玉大奇,这贾雨村博览群书,平素总是人家问他问题, 今日竟向自己请教了。 于是笑道: “什么问题竟教博士不耻下问。” 贾雨村笑道: “是一个关于女性的问题。” 宝玉登时释然,众所周知宝玉可是有名的女性专家, 若是关于这方面的问题那是问对人了。 宝玉双手一盘, 笑道: “问吧。” 贾雨村一推眼镜, 一本正经的问道: “请问处女膜是否与笛膜差不多”宝玉闻言大笑, 连连咳嗽见贾雨村兀自不解望着他, 于是忍笑道: “好, 好我告诉你,但你的牛头牌皮鞋今晚可得借我一穿。 ”贾雨村连连点头: “好说,好说。” 于是宝玉便有鞋穿了。 想到这,宝玉望望脚下光亮的皮鞋,忍不住又想发笑。 忽听得脚步细碎,一女生款步而来。 宝玉不觉眼前一亮,见她脸庞微丰,肤色极白极嫩, 气质绝佳。 走近些时,阳光照得她耳朵晶莹剔透,如镶了一轮光晕般, 耳旁有一颗小痣逗人注目。 宝玉正呆看间,不想那女生走来竟冲他点点头。 宝玉一楞,不认识呀,心中奇怪,一时心痒难搔, 回身快步赶上 叫道: “喂!”那女生转身道: “什么事”口气却冷冰冰的。 宝玉一呆,张口结舌, 问道: “我们原来认识吗”那女生冷冷道: “久仰大名!”宝玉暗自苦笑, 所谓久仰大名自然是自己风流好色之大名了。 只见那女生头也不回的走远了。 宝玉是个痴人,喜欢的女孩一要皮肤白, 二要皮肤嫩每一想若把她们衣裳剥了去将是怎般的一个情形啊, 心头就要发疯。 刚才那女生肌肤胜雪,体态丰盈,添上那股子冷冰冰的神色态度, 竟是分外逗人遐想正是宝玉心目中的绝品。 一时由不得宝玉神魂颠倒,旧病又犯。 恍恍惚惚间回到宿舍,一头撞进,忽觉左眼边一黑乎乎的物事飞来, 忙侧头避开却是舍友薛蟠躲在门后练哑铃,若非反应快, 额头必定有所青肿。 薛蟠冲他嘻嘻一笑,宝玉心头有事,也不与他罗嗦, 倒在床上动也不动。 过得两日,便是周末了。 宿舍里的人纷纷作鸟兽散,贾雨村也去了城里逛书店。 宝玉忽想起薛老师叫他今日去他家吃饭,忙急急赶去。 薛老师是他高中时的语文老师,现在调回省城老家了。 到薛老师家时,开门的是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, 正是薛老师的女儿宝琴见到他,偷偷一笑,侧身让进, 回头大声叫道: “爸宝玉哥哥来啦!”宝玉不知她搞什么鬼, 只听得薛老师在里头应了一声从橱房里出来, 腰上系着围裙双手甩着水, 笑道: “今儿有你认识的人, 快进去看看。” 说着向他女儿房中一指。 宝玉走到门边,见三个陌生女孩坐一堆,并无认识的人。 心中正奇怪, 身后听得一个柔柔的声音: “请让一让。” 宝玉忙让开,一个女孩捧着果点擦身而过, 宝玉大吃一惊竟是前两日在图书馆前遇见的那个女生。 只见她淡淡的看了他一眼,一点也不吃惊,仿佛早知道他要来似的。 宝玉硬着头皮进去,见四处坐满,只得闷闷的挨着那女生坐下。 心想难道薛老师说的“今儿有你认识的人”便是她么可自己与她才前几日见过一面呀。 心中奇怪,又不便发问。 见她们几个女孩似乎很熟,聊得挺有劲, 插不进嘴只得低头一个劲儿啃花生瓜子。 不一会儿,勐发觉自己跟前高高一堆瓜壳果皮, 碍眼的很活像个贪吃鬼,一时不自在起来。 于是独自一人跑到外间阳台呆着,好不容易见宝琴从房中走出, 忙叫住问那女生是谁宝琴抿嘴一笑: “你不认识她”便走了开去 宝玉恨得咬牙切齿。 一时开饭了,大家都围在一张大圆桌坐下, 那女生正坐于宝玉对面微微含笑。 薛老师指着那女生笑道: “你真认不出她”宝玉又细看那女生, 实在想不起来 红着脸说: “对不起…你是…嘿嘿。” 毕竟没认出来。 薛老师哈哈大笑: “你忘了我有个侄女么”宝玉勐的醒悟, 张大嘴巴指着那女生, 半天叫出声: “好你个小不点!”勐又觉得不妥, 人家早已是大姑娘了更不知是否还是原先的脾气, 脸上不由一红。 果然,那女生只点点头,淡淡一笑, 叫了声: “石头。” 就不再言语。 石头是宝玉的小名,原来,那女生名叫薛宝钗, 与宝玉从小学三年级到初一都是同班同桌后来随家迁到省城。 那时,因她长的瘦小,同学都叫她小不点,脾气却很倔, 一点也不让人常跟宝玉打架,宝玉就揪她耳朵, 对她耳旁那颗小痣印像极深。 打架归打架,日子久了两人感情还挺好,转学时宝钗还哭得一塌煳涂呢。 不料多年不见,当年的小不点竟变成了这样一个丰润动人的大姑娘, 怪不得宝玉怎么想也认不出来。 宝玉见她果然不比小时活泼,便不好太过热情亲近。 直到饭后,宝钗一人站在阳台上,宝玉才凑过去, 问道: “你怎么就认得出我”宝钗轻轻一笑 还是那天那句: “久仰大名嘛。” 宝玉脸一红,想来自己在学校的诸般情状, 她是一清二楚了。 那日之后,宝玉知道宝钗与自己同在一个学校, 每日格外留意却过了许多天也没见着她,心中郁闷。 直到有一天晚自习后,与薛蟠在校外醉了酒, 两人相扶回来路过球场,灯光灰暗中,见前边一女生依稀便是宝钗。 宝玉因多日没见着她,又喝了酒, 在后叫道: “喂!站住。” 那女生一转头,果然是宝钗,却恼他态度轻狂, 理也不理的走了。 宝玉心知卤莽,下一次在薛老师家再见到宝钗时, 就有些避她。 虽见她表情平淡,也没提起过那晚的事,却终究心中有鬼, 当着她的面很有些不好意思。 宝琴见了,忽闪着大眼, 对薛老师说: “爸, 宝玉哥哥有点怕钗姐姐呢!”薛老师便含笑望着他俩。 两人不由大羞,宝钗红着脸,笑骂着就去追打宝琴了。 这一闹两人倒不敢生疏了,开始有说有笑, 一如回到从前。 这天下午,几人在薛老师楼下打羽毛球。 宝玉见宝钗一改平日淑静矜持,脱下外衣,换上球裤球鞋, 将头发扎在脑后竟分外娇俏灵动,由不得心头一阵胡思乱想。 当下打起精神,两人一来一往竟是分外得心应手, 甚是尽兴宝琴等倒大半成了观众。 两人回到学校,待要分手,宝玉的真魂儿似乎又回来了, 笑道: “小不点儿你今天羽毛球打得好呀, 下星期咱俩比划比划如何”宝钗不假思索道: “好呀!”一笑转身而去。 。